「生」募資計畫

此募資由莊婕榆提案

「生」募資計畫
  • 畢展借東風
  • 募資進行中
  • $

    目標 $100,000

  • 贊助

計畫簡介

從卡夫卡的《變形記》出發,利用存在主義的本質融合台灣的傳統元素,讓對人生迷惘的男主角變成一隻豬,進而找到他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Storyline

劇情大綱

葛士傑每天拿著幾千塊的微薄工資,只為了家裡的生活費,以及償還老爸的賭債。 他某天起床後,發現他莫名其妙地變成了一隻迷你豬,於是緊張的衝去他爸爸房間撞門,被吵醒的葛爸出來查看,發現是一隻豬,他認為是上天給他的提示而把他供俸起來。   逃脫成功的葛士傑流浪到了海邊,遇到了蕭婆,兩人接納了對方,結果卻發現他們其實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notion

內容

一、拍攝期:2018/12/17-2018/12/23
二、影片類型:劇情片
三、預估片長:20-25分鐘
四、訴求對象:一般社會大眾
五、劇本大綱:
   葛爸的房間裡放著一隻小豬撲滿,他正站在小豬撲滿前對著小豬講話,希望撲滿能保佑他贏更多錢,並把上次贏的幾十塊放進去,然後摸了摸撲滿的頭就出門了。
   一個沒有屋頂的破爛小屋佇立在田中央,蕭婆拖著一個洞大到根本抓不到魚的漁網,灑進魚塭裡,坐在泥地上笑著看著魚塭。
    葛士傑每天完成臨時工後,就能從老闆那拿到幾千塊的工資,日復一日只為了家裡的生活費和償還老爸的賭債,也常常心裡想著能變成豬多好,都不用工作就有人餵東西吃。
    陰暗潮濕的水泥小屋裡擺著四張方桌,圍繞著方桌的人們在打著橋牌,葛爸也身在其中,剛贏一場的他臉上漫著笑容,他叼著菸,嘴角上揚的摸了牌,但這回可沒那麼幸運,攤在眼前的是一副不太好的牌,此時葛爸斗大的汗珠卻格外清晰,他摸一摸自己空虛的口袋,於是趁著其他人還在思考著下一步的時候,他快速地將手中的爛牌放到桌上,並轉身奪門而出。
     葛士傑下班拖著疲憊的身軀接進家門口時,看到幾個面露凶光的傢伙在家門口對著裏頭喊著如果不把賭債還掉就等著看,待他們離開後才進家門,一進家門就看見坐在地上的葛爸,而葛爸一看到葛士傑馬上跟他討錢,葛士傑很焦急地問到底欠了多少,葛爸說出了一個幾乎要花光所有積蓄的數字。
    葛士傑在房間翻出他存了很久的工錢,數了一下後便將錢不捨的壓在床頭,打算隔天再把錢交給爸爸,就這樣睡去。
    蕭婆在魚塭之間遊蕩,時而慢走,時而迎著風奔跑,有時因為絆到東西而跌倒,偶而也會推著自己謀生的回收車亂走,身旁也總會有一隻娃娃,蕭婆常常稱他為自己的兒子,但不管怎樣,她始終掛著笑容。
    葛士傑起床後,發現自己身體怪怪的,這時才發現他似乎莫名其妙地變成了豬,一隻迷你豬,於是緊張的衝去他爸爸房間撞門,被撞門聲吵醒的葛爸開門出來查看,發現是一隻豬,心裡雖感到奇怪,但他轉頭看了自己房間的小豬撲滿後,認為這是上天給他的暗示,於是開心的馬上把豬抱起來並擺在小豬撲滿旁邊,他覺得有小豬的加持一定能贏,便出門賭博了。葛豬趁葛爸出門後偷偷溜了出去,想要找到變回來的方法,但是毫無頭緒,只能漫無目的地四處亂走。
    葛爸贏了一點小錢回來後看到豬消失了,到葛士傑的房間發現也沒有人在,床上只有幾疊鈔票,心想著又有錢可以繼續玩了。
    不知走了多少日夜,葛士傑來到海邊,海邊站著一個女人,女人笑著迎面而來,在這樣安靜的夜晚顯得格外陰森,女人跪了下來抱住變成豬的葛士傑。
    他們一起在海邊奔跑,一起吃東西,一起去撿回收,一起做了好多事。
    有天,士傑發現他們住的地方有一張照片,照片上是蕭婆跟葛爸,蕭婆的手上抱著一個嬰兒,士傑才發現蕭婆可能是他的媽媽。
    二十幾年前,士傑的媽媽被葛爸長期家暴,葛媽的精神日漸崩潰,在精神失常發瘋後被葛爸趕出了家門。
    葛士傑將照片埋起來,轉身窩在蕭婆的身邊,並這樣睡去。
    等不到兒子回來的葛爸抱著已經空了的小豬撲滿躺在床上,張著眼望著天花板,此時房間內部已經凌亂不堪。
向死而生的意義是:當你無限接近死亡,才能深切體會生的意義。
—— 海德格爾《存在與時間》
六、角色介紹
葛士傑: 25 歲,很小的時候媽媽就不在家了。沒有讀大學,常常去工地做臨時工,工資有大半都給爸爸還賭債去,卻還是任勞任怨,不會反抗爸爸,也不知道怎麼反抗,但其實內心很想過著被照顧的生活,回家路上常常經過豬舍,常常很羨慕他們可以什麼都不做,某天起床莫名其妙變成一隻豬,離開家後遇到了怪怪的女人。
葛爸(葛金財): 56 歲,愛賭博,但運氣都不太好,沉浸在輸很多次後小贏的快感裡面,又沒有正當收入,所以常常跟兒子要錢還債,他房間裡有擺一隻小豬撲滿,認為小豬撲滿會帶給他幸運,每次只要贏一點小錢就會把錢放進小豬撲滿裡, 某天討債集團上門,說不還錢就要他的命,向兒子求救,結果隔天家裡多了一隻豬跟一堆錢,他認為豬是上天給他的獎賞,為此覺得很開心。
蕭婆:50 歲,身上的衣物髒亂不堪,全身散發一股水溝般的臭味,蓬頭垢面,平時以撿回收維生,不太說話,臉上卻時時掛著笑容,大家都覺得她精神有問題, 但至少她內心是對這樣的生活感到滿足及開心的,平時獨身住在荒廢魚塭中的廢棄小屋裡,看到流浪的小豬後覺得有股親切感,便收留了他一起生活。
 
七、分場大綱
 
序場
葛爸房間
葛爸
葛爸的房間裡放著一隻小豬撲滿,他正站在小豬撲滿前對著小豬講話,希望撲滿能保佑他贏更多錢,並把上次贏的幾十塊放進去,然後摸了摸撲滿的頭就出門了
 
第一場
魚塭
蕭婆
殘敗不堪的紅磚牆,因許久沒人使用而荒廢的魚塭被海水淹沒,遠處的堤防偶爾會有釣客在那釣魚,一個沒有屋頂的破爛小屋佇立在田中央,蕭婆拖著一個洞大到根本抓不到魚的漁網,灑進魚塭裡,坐在泥地上笑著看著魚塭。
 
第二場
工地
葛士傑
葛士傑在工地做臨時工,每日早晨到一個熱氣與灰塵瀰漫的鐵皮屋工廠內接受挑選,因為年輕加上體格良好,都會很容易就被選走並載上車前往工地。在完成一整天的工作後就能從工頭那拿到幾千塊的微薄工資,日復一日,就是為了家裡的生活費,以及償還老爸賭博成性下來的賭債,不過也常常心裡想著能變成豬多好, 都不用工作就有人餵東西吃。
 
第三場
聚賭的水泥小屋
葛爸、賭客
陰暗潮濕的水泥小屋裡,因常常有人抽菸,曾是雪白的牆壁現已泛黃,小屋裡頭擺著四張方桌,圍繞著方桌的人們在打著橋牌,有些喝著啤酒,有些則抽著香菸, 葛爸也身在其中,剛贏一場的他臉上漫著笑容,他叼著菸,嘴角上揚的摸了牌, 但這回可沒那麼幸運,攤在眼前的是一副不太好的牌,昏暗的燈光下,葛爸斗大的汗珠卻格外清晰,剛抽完菸而空出來的那隻手緩慢地摸一摸自己空虛的口袋, 裏頭只剩幾個零錢,趁著其他人還在思考著下一步的時候,他快速地將手中的爛牌放到桌上,並轉身奪門而出。
 
第四場
葛家
葛士傑、葛爸、討債人士
葛士傑下班回到家已經晚上了,拖著疲憊的身軀接進家門口時,看到家門口有些動靜,幾個面露凶光的傢伙在他家門口對著裏頭叫囂,喊著如果不把賭輸的錢還一還就要以死來做個了結,葛士傑待他們離開後才進家門,一進家門就撇見爸爸靠著牆坐在地板,坐在地上的葛爸一看到回家的葛士傑馬上像個懦夫般的跟士傑討錢,葛士傑很焦急地問這次到底欠了多少,葛爸說出了一個幾乎要花光所有積蓄的數字。
葛士傑在房間翻出他存了很久的工錢,數了一下後便將錢不捨的壓在床頭,打算隔天再把錢交給爸爸,就這樣睡去。
 
第五場
黃昏
魚塭
蕭婆
蕭婆在魚塭之間遊蕩,時而慢走,時而迎著風奔跑,有時因為絆到東西而跌倒, 偶而也會推著自己謀生的回收車亂走,身旁也總會有一隻娃娃,蕭婆常常稱他為自己的兒子,但不管怎樣,她始終掛著笑容。
 
第六場
葛家
葛士傑、葛爸
葛士傑起床後,發現自己身體怪怪的,使勁地翻身下床,撞到地板後痛地叫了一聲,發現聲音與平常的自己不同,這時才發現他似乎莫名其妙地變成了豬,一隻迷你豬,於是緊張的衝去他爸爸房間撞門,被撞門聲吵醒的葛爸開門出來查看, 發現是一隻豬,心裡雖感到奇怪,但他轉頭看了自己房間的小豬撲滿後,認為這是上天給他的暗示,於是開心的馬上把豬抱起來並擺在小豬撲滿旁邊,並摸了迷你豬的頭,他覺得有小豬的加持一定能贏,便準備出門賭博了。葛士傑豬趁葛爸出門後偷偷溜了出去,想要找到變回來的方法,但是毫無頭緒,只能漫無目的地四處亂走。
葛爸贏了一點小錢回來後看到豬消失了,去到葛士傑的房間,發現也沒有人在,床上只有幾疊鈔票,心想著又有錢可以繼續玩了。。
 
第七場
日、夜
荒廢魚塭邊
葛豬、蕭婆
不知走了多少日夜,葛士傑來到海邊,海邊站著一個女人,女人笑著迎面而來, 女人跪了下來抱住變成豬的葛士傑。他們一起在海邊奔跑,一起吃東西,一起去撿回收,一起做了好多事。
 
第八場
魚塭、葛家
葛豬、蕭婆、葛爸
有天,士傑發現他們住的地方有一張照片,照片上是蕭婆跟葛爸,蕭婆的手上抱著一個嬰兒,士傑才發現蕭婆可能是他的媽媽。
二十幾年前,士傑的媽媽被葛爸長期家暴,葛媽的精神日漸崩潰,在精神失常發瘋後被葛爸趕出了家門。
 
第九場
魚塭、葛家
葛豬、蕭婆、葛爸
葛士傑將照片埋起來,轉身窩在蕭婆的身邊,並這樣睡去。等不到兒子回來的葛爸抱著已經空了的小豬撲滿躺在床上,張著眼望著天花板,此時房間內部已經凌亂不堪。
 
八、攝影構想
本次攝影運鏡會使用較多軌道拍攝,也會有幾顆高格鏡頭,構圖方面單人時多為置中,雙人以上則會讓人物在畫面上呈現左右對稱的感覺。劇本方面的故事沒有那麼生動比較屬於人文感情吃重的氛圍,攝影的步調會比較緩慢鏡頭沒有那麼瑣碎,些許部分以長鏡頭或較特別的運鏡方式來呈現。
九、燈光構想
這部影片想要以以冷色調為主,故事情節偏向於虛幻的影片,在後半段會改成偏溫暖的色溫所呈現出來,後面故事我覺得比較回憶往事的情節,前面以冷色調到溫暖的色調所做呈現。
十、收音構想
本片屬於詼諧的影片,主要聲音較著重於現場環境音的使用,會以配樂的方式帶來角色的情緒,在畫面中襯托人物當下在內心裡與角色間的關係;在片中會使用到音效,主要是突顯在影像中的角色。
配樂風格
本片屬於詼諧的影片,主要聲音較著重於現場環境音的使用,會以配樂的方式帶來角色的情緒,在畫面中襯托人物當下在內心裡與角色間的關係;在片中會使用到音效,主要是突顯在影像中的角色。
十一、美術設計
影片的風格及調性在美術方面,選擇「大佛普拉斯」作為美術設計的參考題材。
大佛普拉斯的美術設計以極其細膩與風格化的手法,建構出故事中帶點諷刺與誇張的時空情境,呈現角色的生活細節,以凌亂的生活感、細膩的異時空設計, 營造現實且荒謬的氣氛,對整體影像場景的塑造具有特殊的審美興味。
在劇情上採取個人風格營造出不同的生活實景,帶給觀眾不同的角色情境,使觀眾能更快深入角色。而在「生」當中,場景塑造獨特生活感,且運用荒謬的角度呈現出誇張的現實生活。

GROUP

團隊成員

職稱 姓名 性別 學校 科系 年級
導演 李奇穎 東方學校財團法人東方設計大學 影視藝術系 四年級
製片 莊婕榆 東方學校財團法人東方設計大學 影視藝術系 四年級
攝影 林鈺富 東方學校財團法人東方設計大學 影視藝術系 四年級
攝影 劉景濠 東方學校財團法人東方設計大學 影視藝術系 四年級
收音 李凱翔 東方學校財團法人東方設計大學 影視藝術系 四年級
美術 陳家豪 東方學校財團法人東方設計大學 影視藝術系 四年級
燈光 盧炳翰 東方學校財團法人東方設計大學 影視藝術系 四年級
場務 黃楷軒 東方學校財團法人東方設計大學 影視藝術系 四年級
  • Director

    導演

    李奇穎

    東陽盃交通安全比賽-收音
    <遠道與島>-收音助理
    台南 39 小時拍片競賽-編導
    <行。道>-編導
    <參肆伍捌>-收音助理
    <不倒翁跌倒了>-導演
    爽樂團 <咱的路>-嘉義限定版 MV-場務協助
    謝和弦 <不愛,也是愛我> MV-攝影助理
    許哲誠 <有腳跟無腳> MV-助理
    <愛是這樣>-製片助理以及編劇
    <三次約會>-編導


Comments

鼓勵or問題


SPONSOR

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