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骨

此募資由傅詩涵提案

配․骨
  • 畢展借東風
  • 募資進行中
  • $

    目標 $150,000

  • 贊助

計畫簡介

一生總難以逃出執著的枷鎖。道德標準、社會框架、傳統習俗,終其一生都綁著我們。你有想過要打破嗎?人一生也難以逃出生死束縛。活人懼死、死者貪活,但這樣相互割捨不下的情感束縛會不會讓彼此都受到更多傷害呢?

Storyline

劇情大綱

天生擁有通靈體質的盧安語,在母親死後承接了家族詛咒;她接收了台收音機,收音機只要接收到冤死者的氣息就會發出聲響,它會自動播放死者死去當下的廣播橋段;盧家人因為詛咒必須循著橋段線索去調查,並在冤情得報後解放冤魂。成為承接者的盧安語放棄夢想與正常生活,從此靠著同桌陸恆的幫助對外聯繫,平常以處理靈異事件維生。 一日,盧安語收到兒時玩伴李招弟的信,信中附上竹馬李天祐的訃聞;李招弟希望盧安語能回鄉參加哥哥的葬禮,同時欲言又止表示家中持續發生奇怪事件,極需要幫助。讀完信的盧安語立刻動身,帶上所有通靈道具入山。 李家頻繁出現靈異現象。盧安語和李招弟攜手調查,發現可能是一名名為葉玫的女厲鬼所為。兩人達成共識,決定抓住葉玫並強制渡魂,讓本就痛失愛子的李家恢復寧靜。可暫住到李家後的盧安語每晚持續做著光怪陸離的夢,收音機總在她驚醒後開始播放著特定的廣播。隨著靈異事件越發離奇驚險,夢境越發詭譎真實,盧安語卻懵然未覺自己已身陷險境……

notion

內容

  • 故事分場大綱
場次:1 場景:殯儀館 光/時:室內日/室內日  
殯儀館。一名年輕男子的葬禮上,念經聲、哭聲和禮儀師的念白混雜著,漸漸被一些人們交談的聲音蓋過。
(insert)李家人與媒人對話、葉玫被殺、收音機播放著歌曲與主持人說話。
殯儀館。喪禮已經進行到親友上香環節,”家屬答禮!”禮儀師溫文的請家屬跪下行禮,香壇緲緲,念經不絕。
場次:2 場景:租屋處 光/時:室內日/室外日 人物:盧安語、陸恆
租屋處。廣播照常開著,電台正播放著新聞,敘述一名女大學生入山失蹤的案件。陸恆走來走去,將母親要帶給盧安語的食物一一歸到櫃子裡。門鎖喀擦一聲,剛辦完案件的盧安語回到家裡,兩人輕鬆對談互動。
陸恆從自己的袋子中拿出一疊課本,和盧安語提到指考,開始苦勸她重考大學;盧安語聽到這個話題立馬冷下臉,走離陸恆,隨手拿著桌上的信件整理,一邊不悅的反駁陸恆,手上用勁稍大,也沒注意將其中一封弄到落地。陸恆見她聽不進,忍不住說了句重話後甩門便走,兩人不歡而散。
場次:3 場景:租屋處 光/時:室內日 人物:盧安語、小孩鬼
低落的盧安語在房裡走動,翻了翻陸恆帶給她的食物洩憤似的啃了起來。
盧安語的通靈體質是天生的,家族遺傳之下她從小就接觸和一般人不同的環境。
脫掉外套的盧安語打開衣櫃,衣櫃裡頭一隻小孩鬼抱膝坐著,盧安語看了眼他的腳跟身下沒有影子。由於亡魂們都能碰觸到她,分辨人鬼最快速的方式是,鬼魂都是赤腳無影的。
她的通靈工具是一台收音機和信物。
盧安語走到桌前拍打了下亂放音樂的收音機。小孩鬼默默跟著她走,向她討棉花糖吃,盧安語將棉花糖燒給他。
盧安語看到落到地上的信件,發現是兒時玩伴李招弟的信,信中附上竹馬李天祐的訃聞;李招弟希望盧安語能回鄉參加弟弟的葬禮,同時欲言又止表示家中持續發生靈異現象,向有通靈體質的盧安語求助。剛與陸恆鬧不愉快的盧安語選擇立刻動身,帶上所有通靈道具獨自入山。
場次:4 場景:李宅、安語房間、靈堂 光/時:室外午/室內午 人物:盧安語、李招弟
到達茶莊的盧安語與李招弟會面。李招弟帶著盧安語逛李家。李招弟首先帶著盧安語到房間安置,兩人看見熟悉的房間回憶起往事,李招弟拉著盧安語坐下,拿出古董木梳像小時候一樣給盧安語梳妝,不小心扯掉幾縷髮絲。
放置好行李,兩人往靈堂走去,盧安語上前合掌致意後離開,沒有發現白布幔後隱約閃現的一雙腳。
場次:5 場景:天祐房 光/時:室內午 人物:盧安語、李招弟
盧安語和李招弟走進李天祐房裡,房裡森冷,兩人剛踏進去,背後的門發出巨響關上了。李招弟對陸續發生的靈異現象習以為常,拿出她在李天祐房裡找到一名女孩的相關物品,並告訴盧安語自己發現李天祐生前跟一名名為葉玫的女孩有過糾葛,而葉玫也已經死亡,於是推測靈異現象是葉玫化為的女鬼所為。兩人達成共識,決定抓住葉玫並強制渡魂,讓本就痛失愛子的李家恢復寧靜。
場次:6 場景:租屋處 光/時:室外午/室內午 人物:陸恆
陸恆心知自己這次有些過分了,侷促的到盧安語家想道歉。多次敲門無人回應後,準備從窗台找出備用鑰匙的他,卻發覺盧安語將鑰匙拿走了。邊感嘆女生多難哄,邊熟門熟路地用鐵絲撬開了門,他卻在桌上發現盧安語離開前留下的便條,與此同時,兩人的信物出現異狀。聯繫未果,陸恆擔憂盧安語情況,照著便條上的地址趕忙上山。
場次:7 場景:盧安語夢境 光/時:室外夜/室內夜 人物:盧安語、葉玫、李天祐
暫住在李家的盧安語在第一晚做了個光怪陸離的夢;夢中被抓著的男女身著紅色喜服,在眾人的鼓譟中拜堂成親,盧安語試圖靠近嘴裡似乎在說著什麼的女孩,卻在聽清楚她的呻吟聲後驚醒了。
場次:8 場景:安語房、李宅 光/時:室內夜/室外夜 人物:盧安語、陸恆、李招弟
盧安語醒過來時發現收音機正播放著曾經的廣播橋段。因為夢境感到心神不寧的盧安語一個人繞著黑黢黢的李宅找尋線索;她一手抓著收音機,一手緊握手電筒,感覺到似乎有誰在注視跟蹤她,她回頭望向遠方的樹林,正想往前探看卻被忽然坍塌的貨架砸昏。一雙纖瘦蒼白的腿站在不遠處,正要朝失去意識的盧安語靠近時,陸恆正巧趕到,抱走且安置了盧安語。
場次:9 場景:安語房 光/時:室外日、室內日 人物:盧安語、陸恆、李招弟
隔日,陸恆守著盧安語,悄悄觀察著這一詭異人家。盧安語和李招弟關係親近;再一次提出去李天祐房裡調查,這次卻被李招弟以無人帶領為由拒絕了。盧安語未曾發現其餘兩人的不對盤。
場次:10 場景:盧安語夢境 光/時:室外夜/室內夜 人物:盧安語、李天祐、葉玫
當晚,盧安語詭譎的夢境持續。她人在一個長滿蘆葦的草坡上,白花蘆葦隨風擺動,一名白衣女子在叢裡若隱若現,低聲沙啞啜泣。場景一變,轉眼又回到那個鬧哄哄的廳堂,婚禮已經進行到拜堂的環節,夫妻對拜時女生突然猛烈的掙扎起來,發出壓抑的呼喊。眾人譁然上前壓住她,男方被不經意放開,整個身體往旁倒,頭被磕破,微黑的屍血緩緩流動蔓延到地板上。
場次:11 場景:安語房間 光/時:室內夜 人物:盧安語、葉玫、陸恆
盧安語驚醒,梳妝桌上的收音機響著。盧安語想起身卻渾身僵硬,她艱難的側頭,看見葉玫蒼白的臉靠在她額前直直看著她。盧安語視線跟著葉玫移動,眼睜睜看著她往收音機走去。葉玫伸手轉動按鈕,廣播中開始出現異樣的回憶人聲,隨後葉玫走出房間消失。盧安語餘悸猶存的活動四肢,正打算起身去探看收音機時,卻驚覺外頭有人在撬動門鎖,盧安語緊張得往門口走去。
場次:12 場景:天祐房間 光/時:室內夜 人物:盧安語、陸恆
陸恆用工具撬開李天祐房間的門鎖,悄悄走進,在房裡轉了一圈,沒有遇到靈異現象。心神不寧的盧安語走進李天祐房間,兩人探索著房間,意外在床後發現幾本特別的古書和冊子,包括《大唐吉凶書儀》、《昨夢錄》等等,翻開一看,內文皆提及特殊婚禮,甚至其中還夾著一個裝有長髮的紅包。突然聽見奇怪的響動,兩人緊張的蹲下躲藏,意外在床下看見茶杯的碎片。將東西收拾好,兩人帶著疑惑離開房間。
場次:13 場景:李宅茶廳 光/時:室內日 人物:盧安語、陸恆、李招弟、李家父母
在客廳備餐的李家夫婦和李招弟悄悄談論著什麼。心繫夢境的盧安語出聲詢問是否村裡這陣子曾舉辦婚禮一事,李家人聞之色變;李招弟從茶房走出笑著帶過話題,言語間笑鬧,李父不悅喝叱李招弟,轉頭扭開家中的收音機。這時陸恆走進茶廳,極其口渴的他看到盧安語面前的茶杯便直接端過一次飲盡,李招弟表情似乎變得有些不自然。
李家人先行離開前往家祭,盧安語和陸恆兩人備妥一切,前往葬禮捉鬼。
場次:14 場景:靈堂 光/時:室內午 人物:盧安語、陸恆、葉玫、李招弟、李家父母、禮儀師
在李天祐極少人出席的葬禮上,陸恆因為身體不適先行離開,剩下盧安語實行抓鬼計畫。當禮儀師請盧安語上前獻香時,她看見葉玫站在李天祐遺像旁邊。可令人意外的是,葉玫對李天祐的遺像毫無反應,只死死盯著李家三人,渾身不正常的顫抖。疑竇叢生,盧安語按兵不動,向遺像行禮後與李家三人答禮,轉身將回座位時,腦中閃過各種畫面,靈堂和夢中婚堂瞬間重合;盧安語思緒混亂,正當線索快要理清,突然後腦杓一痛昏了過去。
場次:15 場景:盧安語夢境 光/時:室內外日夜/室內夜 人物:盧安語、葉玫、李天祐
盧安語的夢境詳細清晰。
茶具泡茶、各種山中的美景閃現、女孩裙襬搖搖被風吹起、笑聲、蟬鳴鳥叫。茶碗的茶溢出、山中光線暗下來、山鳥驚飛;畫面變換,盧安語穿著大紅色的喜服,被紅蓋頭遮著視線,有人扯著她走,耳中轟著喜慶的鑼聲和眾人對婚禮的談論。她疑惑得被壓著夫妻對拜,低下頭看見新郎官有著三個月以上屍痕的可怕雙腳。
盧安語被推著進入洞房在喜床上坐下了,伸手往床上一摸,布滿了花生和蓮子。突然一片安靜,她聽見有人拖著蹣跚的步子走來;感覺到床的另一邊因為有人坐下而塌陷,她心裡緊張得直打鼓。猛地,新郎官掀起她的蓋頭,她看見李天祐那張慘黑的臉和空洞中死盯著她的雙眼。
場次:16 場景:李家密室 光/時:室內夜(凌晨) 人物:盧安語、李招弟、葉玫、李母、媒婆
盧安語驚醒時人不在房間床上。
醒神的盧安語低頭看著自己身上與夢裡一模一樣的大紅色喜服,發現自己被五花大綁在李家密室裡,她四處張望,看見李母跪在李天祐的遺像前喃喃著什麼,想也不想便開口向她求救。李母閃躲,愧疚心虛渾身發顫,還來不及向盧安語開口,便被走入密室的紅姨趕了出去。
被請為媒婆的紅姨押著盧安語進行各種儀式,她死命掙扎著想逃離,這時李招弟走進密室,正當盧安語喜出望外地向她求助時,李招弟咧嘴一笑。
「哪裡有什麼鬼呢?」李招弟微笑。「也就我們這些人而已。」
李招弟在弟弟遺像前跪下,溫柔地說起話來;盧安語腦中閃過媒人與李家人詭異的話語和各種夢境片段,似乎將線索串出一條線。驚愕至極的盧安語質問起李招弟,得到結果後難以置信。
「這和妳天生通靈一樣,是命中注定、從出生就註定的。」李招弟貼在她耳邊,一字一句像髮簪戳近她的耳膜。「這就是妳的命。」
完成添箱環節的李招弟拿出李家祖傳的古梳,和幼時兩人辦家酒似的唱起梳頭歌。天命話語激得盧安語陷入癔症,李招弟一下一下的梳著她的頭髮,被古梳弄疼的盧安語突然回過神來甩開,古疏落地儀式中斷。眼看吉時將過卻要重走一次流程,李招弟氣急,扇了盧安語一掌;盧安語頭一偏,眩暈之際她看見一個也穿著紅色喜服的人朝她走來,收音機的音調響起,在耳邊放大扭曲,剛想張口喊出什麼的她感覺喉頭哽住,氣息和身體瞬間被葉玫奪走。這頭李招弟重新將敬茶程序走過一遍,手捧茶杯靠近盧安語時,葉玫的話讓她頓住腳步。
在獨生子李天祐猝死後,李家遲遲未找到滿意的冥婚人選,錯過最佳時機的七七四十九天。此時女大學生葉玫為了做茶葉分析報告入山,因突來的大雨被山裡李家人收留,情急之下,長女李招弟當機立斷陷害葉玫喝下帶有毒藥的茶水,死後將其完整鮮屍進行配骨,卻意外失敗。護弟心切的李招弟找不出問題,想到弟弟小時候暗戀的青梅盧安語,設計了一系列事件想殺死盧安語在李天祐百日時重試冥婚。
李招弟雖對葉玫附身一事感到驚訝,卻輕鬆的認為一切沒有證據,唯二知曉實情的葉玫和盧安語都會死亡,無法造成威脅,她將茶盞抵住葉玫嘴邊勝券在握。
葉玫沒避開茶杯,抬起頭直視李招弟:「盧安語的身體、我的靈魂;喝下這杯茶下葬,跟李天祐結婚的會是盧安語嗎?」葉玫眼中眨著情緒。「還是…失敗過的我?」
李招弟愣住,臉色微變一瞬就輕笑起來。只要將盧安語身體火化,盧安語魂魄無處可依便能促使這樁陰間喜事了,葉玫這招迅速被破解。
知曉想出的小聰明無用,無法阻止惡事發生的葉玫被怒氣衝擊;冤氣沖天,葉玫眼神瀰漫怨氣,身上繩子陡然鬆開,她狠推了一把招弟後衝出密室。
場次:17 場景:婚堂 光/時:室內外夜(凌晨) 人物:盧安語、陸恆、葉玫、李招弟、李家父母、媒婆、警察
葉玫闖進婚堂,開始發瘋似的毀壞現場。當李招弟追入廳堂,葉玫剛將李天祐的遺像摔落,只見葉玫轉身要從主桌上拿過骨灰罈子,抱著遺像的李招弟清楚如果骨灰罈碎掉的後果,慌亂之際她猛然記起什麼,縱身一撲,將懷中護身符緊貼住盧安語的腳腕。
護身符驅逐葉玫的魂魄,盧安語醒神時,發現自己正高舉著李天祐的骨灰罈,李招弟緊抓著她勸說她順應天命將儀式舉行完;她抬頭,葉玫的魂魄站在大門前盯著她瞧。「沒有什麼是注定的。」盧安語哽咽著,深吸口氣將骨灰罈狠狠砸下。
收音機聲響停止,李家鴉雀無聲,整個空間靜謐下來。
警方破門而入,李家人被警察一一帶走。盧安語呆愣在地,狼狽望向敞開的門,看見陸恆朝她走近,什麼也沒說的將她攬進懷裡,盧安語終於忍不住顫抖地哭了起來。
外頭天色變化。錯過最後配骨時辰的李招弟發出淒厲的哭嚎,慢慢、慢慢的弱下去。
天快亮了。
場次:18 場景:蘆葦叢 光/時:室外日(破曉) 人物:盧安語
警方在葉玫被棄屍的蘆葦叢旁拉起封鎖線。盧安語站在不遠處凝望;她心知是人們制定的條條框框害了葉玫和李招弟。自我反思了一番,她清楚放棄夢想的決定也是她自己設的框架,也許她應該嘗試勇敢一次突破。
臨走前,盧安語回頭往迎風搖曳的蘆葦叢看去,腦中浮現小時候她與李家姐弟單純玩著仙女棒的情景,沉默許久,她回頭去屋裡收拾行李準備離開。
場次:19 場景:安語房/三合院外 光/時:室內外日 人物:盧安語、陸恆
在歷經生死瞬間後,盧安語明白了與鬼魂爭鬥漂泊不是她喜歡的生活,下定決心要解開詛咒,不被自己設下的框架桎梏,過自己渴望的人生。
「你信物怎麼還沒戴回去呀?」盧安語看了看陸恆空蕩的手腕,她轉頭拾起信物,與陸恆面對面站著。她朝他笑,他也朝她笑;她讓他朝她伸出手,她朝他手腕上繫信物。
信物從他的手腕間穿透,掉落在地板上發出細微聲響。地板上站著的兩個人只有一個人有影子。整個空間沉默凝結,被擱置在房間的收音機再一次播放起了耳熟的廣播......
場(補) 版本1 場景:李宅 光/時:室內日 人物:陸恆
陸恆離開公祭靈堂後,在走廊中毒發。感覺到不對勁的他趕忙報警,雖未能將完整資訊告訴員警即身亡,卻使得員警追蹤到兩人的位置從而上山救人。
場(補) 版本2 場景:安語房(畫面只有收音機) 光/時:室內日 人物:收音機
在一片寂靜的房裡,收音機播著陸恆喝下毒茶時的廣播片段。一陣雜訊音,收音機播放出陸恆冤死的場景。
  • 角色介紹
角色 演員 簡介 人物背景
盧安語
20歲

單允家 飾演
因為通靈體質與特殊家族境遇,性格內斂隱忍且獨立,當被提及到詛咒時會有點偏激,看似穩重實質青澀單純,富有同情心和使命感。原夢想成為醫生。 從小在特殊環境下長大,獨立內斂,較一般人偏好沉默。因為自出生以來都不停面對鬼魂,對死亡相關其實很牴觸,希望自己能與生更有關聯性,因而夢想成為醫生。可在病院總被各樣魂魄影響的她怎麼成為醫生?可身負詛咒與使命的她怎麼過上夢想的人生?對於未來倍感無力,承接詛咒後選擇順應命運。
陸恆
20歲(大二)

蘇裕翔 飾演
開朗溫暖的行動派男孩,直率認真富有好奇心,認定有志者事竟成。雖然就讀理科班,卻對文學抱有極大興趣,夢想成為中文系教授。 和盧安語住得近,在校時是同桌,對這個神秘的獨居女孩有特殊的情愫,一直清楚盧安語身上有天大的秘密,即使知道詳情也沒有使他膽怯,選擇陪伴幫助盧安語。
李招弟
22歲

蔣逸文 飾演
活潑可愛的李家長房獨女,從觀光系畢業後暫時回村中擔任旅客嚮導。 即使到都市接受高等教育卻仍被困在傳統枷鎖中,無法完全否定那些已根深柢固的觀念;從小被灌輸各種傳統思想,非常愛護哥哥李天祐。聰敏過人,為了擇善固執能不擇手段。
葉玫
21歲(大四)

張瑋庭 飾演
就讀園藝系的大二學生,喜愛花草樹木,溫柔單純,相貌出眾,容易輕信別人。 單親家庭,與母親同居,家境不富裕。就讀園藝系,因茶葉研究入山,意外遇雨被李家收留,最後被茶水中的毒藥毒死,屍體與李天祐冥婚卻意外失敗。雖然慘死卻因為善良未成厲鬼。在盧安語到茶莊後一直試圖提示並幫助她。
  • 場地
-女主角房間
台藝大附近租屋處

-三合院
樹林區 陳家古厝 槐德居

-芒草叢
樹林區陳家古厝古厝附近草叢
  • 支出統計
目前總支出 共計約360000$
-製片 共計$90687元
伙食(早餐、中餐、晚餐、宵夜是因為過多翻夜拍攝所以才吃的真的不是隨意花費還請包容)
交通費(各大器材車、演員、工作人員的油資車錢)
雜支(保險、暖暖包、蚊香、發電機使用汽油、垃圾袋、咖啡與各大提神飲料...等等族繁不及輩載的支出有興趣者都歡迎私下來連絡交流製片組的經驗,謝謝大家支持)

-器材 共計$140000元
攝影+錄音 60000元
燈光器材   80000元

-美術一組 ​共計$37160元
將主場景廢棄三合院陳設所使用的所有五金、膠帶、布以及陳設道具租借與購買,還有其他場景之陳設花費

-造型 共計約$14000元
包含劇中眾多中式服裝租借、鬼魂特效化妝等所有服裝、髮裝、化妝的花費

-演員 ​共計$共計72400元
包含主要角色四人、次要角色四人以及眾多臨演之片酬

以上為主要片期不包含補拍與後續製作花費(更新日期2019/03/01)

Photos

劇照

  • 配․骨
  • 配․骨
  • 配․骨

Portfolio

作品集


GROUP

團隊成員

職稱 姓名 性別 學校 科系 年級
導演、剪接 陳韻竹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廣播電視系 四年級
副導、混音 傅詩涵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廣播電視系 四年級
錄音、剪接 黃鄭孟昕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廣播電視系 四年級
製片 鄭伊真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廣播電視系 三年級
製片 胡吰誌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廣播電視系 五年級
攝影 宋文皓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廣播電視系 四年級
燈光 林晏均 玄奘大學 大眾傳播系 五年級
  • 陳韻竹
  • Director

    導演

    陳韻竹

    劇情片 主創經歷

    劇情片《時清》(30min)
    導演兼編劇 校園霸凌短片,以甜點作為蒙太奇重點穿插,風格清新文藝。

    劇情片《配骨》(60min)
    導演兼編劇、道具、後期製作
    帶有靈異元素的懸疑長片,靈感取自新聞事件,探討習俗價值觀框架。

    劇情片《寂靜的聲音》(15min)
    導演
    校園霸凌短片,以雙層抽象方式拍攝剪輯。

    劇情片《鞋》(10min)
    編劇、副導兼場記、美術 無對白短片,探討人與人內心的距離。

    劇情片《遺忘》(30min)
    副導兼場記

    劇情片《尋人啟事》(10min)
    副導兼場記


Comments

鼓勵or問題


SPONSOR

支持者